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闽江人

2018-11-3 14:45/ 发布者: fzhxsy/ 查看: 82/ 评论: 0/原作者: 图/杨勇 整理/周传馨

  100多年前,有一位名叫汤姆逊的苏格兰人,从广东、台湾来到福建,当他从闽江口坐船向福州进发的时候,被闽江沿岸的风光折服,并且用影像留下了珍贵的记录,他甚至认为闽江可以与欧洲几条著名的河流媲美。他的作品真实生动地再现了福建闽江的风景、人物、建筑、家居生活等,让今天的人们看到倍感亲切,并且极具历史价值。虽然历经百年,但这些老照片在图像质量、内容的深刻性、广泛性和艺术性方面都堪称杰作。

北江滨中大道,游艇码头。迷雾般的高楼对岸一对拍摄时尚婚纱的情侣。

在冰冷的高楼前,人们总是以各自的方式展现着人情味。  杨勇 摄


南江滨,福州花海公园入口处,对岸是台江万达广场。

我不想浅显地将现代与传统对立,有时它们就是以一种共存的方式存在。

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传统的沉淀,而人们在传统的表达方式上显得更加倔强。  杨勇 摄


2017年7月5日,金山寺。该寺是一座矗立在水中的庙宇,

在闽江流域独一无二。这里也是古渡口。如今道路和桥梁早已代替渡船,

只剩下岸边到金山寺短短的一段距离需要摆渡,到了枯水期,人们可以徒步涉水过江。  杨勇 摄


北江滨东大道,江滨公园。一家三口的周末,透着温馨,满满的爱意。生活的浪漫总是

无处不在,或以远景,近景,特写的方式存在于我们的镜头前,让我们去捕捉,神往。  杨勇 摄


2015年4月18日,闽江上的洪山古桥。古桥已有千余年的历史,

为了便于通航,旧桥桥面拆除,保留桥墩;如今第三代的洪山桥和

前两代同时屹立在闽江之上,只有桥下的滔滔闽江水一如既往地向东奔流。  杨勇 摄


2011年11月19日,沉寂一时的船厂历经波折,终于等到了重新发展的机会。

然而它将离开马尾,移址连江粗芦岛,原址将改建成船政文化创意园。  杨勇 摄


2012年4月25日,三环快速,桔园洲立交桥下。

不知道是桥下的故事很多,还是经常在桥下呆着的人有很多故事。

这是一个私密性和开放性共存的空间。人们放下各种各样的包袱,放下自己;

我也渐渐地也将高举的相机放下,以一个低视角去观察这片被忽视的空间。  杨勇 摄


  滔滔闽江,流转千年。从汤姆逊影像里的闽江到今天的闽江,历经岁月变迁。汤姆逊留下的闽江影像,让今天的我们乃至今后的人们去探索那个时代的中国、那个时代的福建。如果我们也用穿越的眼光,去审视自己在闽江的行走和记录,那么,100年之后,我们会不会也成了汤姆逊呢?

  摄影师杨勇,便作出了这样的尝试。他用5年的时间,将这座他生活了40年的城市,以隐藏自我的方式,去窥视闽江边一座城市的生活状态。儿时在闽江路上西式楼房组成的市井街巷,通往求学之路的渡口石阶,轰隆作响的轮船汽笛,江畔缓缓行进的帆影,那些不断穿梭于生命之中的人们,给予了摄影师对世事最真实的认知。作品所展现的现实,离不开对这片土地最深沉的爱恋。缓缓的闽江水,曾把游子的心带走,如今又带了回来。

2016年8月28日,破败的琯头古渡口。

千百年来,闽江总是无声无息地影响着沿岸的人们的生活方式,赋予他们

想要的东西——鱼虾蟹,以及由此产生的效益。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靠江吃江的

观念开始受到冲击,他们开始离开江面,上岸,打工赚钱,融入现代化的生活。  杨勇 摄


2015年7月26日,龙祥岛一支自发组建的村民龙舟队正在训练。他们为赢得比赛

而努力。这支队伍的组成人员参差不齐,青、中、老的背影在夕阳里相互映衬。  杨勇 摄


2015年6月22日,曾经作为大众泳池的闽江,其功用慢慢地改变,成了小众

爱好者的聚集地,很多大家眼里习以为常的事情,如今变成了另类的体验。  杨勇 摄


2012年2月7日,唢呐声响。人们的婚丧嫁娶也许不再需要他的伴奏,它的存在演变成了个人的喜好。

有时候影像似乎反过来把现实变成了影子,因此摄影人有机会不断审视影像和现实的关系。  杨勇 摄


2017年6月11日,在建的“马尾大桥”将成为横跨闽江最长的大桥,市中心区域的面积

将进一步扩大。交通便利使得村落、荒地被改造成了金融区、高级住宅区。  杨勇 摄


2012年4月23日,南台岛将闽江原本通航的北港在数年前也停止了它的使命,尔今为了美化城市,

只准许游船通过。然而,它的另一个功能却悄然衍生——一个巨大而又开放的社交空间。  杨勇 摄


  与汤姆逊一样,在杨勇的影像中,有闽江沿岸各种各样的人物。作为摄影师,他所关注的,并不在于生活是“什么”,而是和“为什么”关联,更多的是提出问题,而非给出答案。所以,他的作品里尽量避免刻意人为的痕迹、主观的烘托和情绪的渲染,镜头放置于对河流、城市的冷静观察,尽量去还原眼见之物的本来面貌。

  在拍摄中,杨勇发现,对河流与城市环境的探讨,使他成为一个矛盾综合体:图片里的冷静与内心的火热。冷静来自于担忧,害怕主观意识对于图片主体的打扰,和将原本只属于个人的特质带入到作品当中。火热来自于对拍摄主题的思考,使他永远都处在一种跃跃欲试的状态,能够持续地去深化自己的逻辑方式和深入对摄影理念的表达。

北江滨中大道,对面是泛船浦天主教堂。我不想过多地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在作品当中,

而是待在远处,以一位旁观者的身份直击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杨勇 摄


台江元洪城江滨公园。晨练中的小孩,自如地伸展拳脚,尽管动作并不优美,然而他是那样的

尽心尽力。但愿他能以如此的心态,正面将来的人生。河流向东,时光向西。  杨勇 摄


2017年6月9日,在建工程“马尾大桥”马尾段。空中,一名工人行走在细窄的钢结构上。

他们才是真正的先驱者,他们跨越时间,跨过空间,连接人间的美好。  杨勇 摄


南江滨花海公园,惬意的生活。延绵的江滨公园成了各种各样的人的集合地,

家庭的温暖,恋爱的甜蜜,友谊的热忱似乎能勾起人们心底被遗忘的东西。我追寻着回忆,

同时往里添加新的附件。很久以前,我也曾与他们一样,放飞我的风筝,放飞我的青葱岁月。  杨勇 摄


  对此,福建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焦红辉认为,《闽江人》是一组观察者的纪实告白,在时空的流动中用影像将闽江人的变与不变定格。整组作品呈现给人以朴实、轻松、静谧等印象,流露出作者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爱恋和内心的某种忧虑。作为关心人文的纪实摄影,作者以闽江为脉络,拍摄视角新颖、多变,场景丰富,对视觉元素的组构十分用心、巧妙,没有囿于构成定式。人物在画面中常常置于不突出之处,但各元素围绕人物衬映,聚焦中心点仍落在人上。作品拍摄看似随意,实质布局有方,对人物瞬间的捕捉也很敏锐、准确。黑白影调和谐,层次丰富,整体性强。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杨 勇

中国摄影家协会商业摄影委员会委员

福建省摄影家协会理事

福建省青年摄影协会副会长

大扬影像创办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