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李振盛 用相机直面历史

2020-8-6 10:16/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75/ 评论: 0/原作者: 摄影 / 李振盛

  “如果说我有什么成就可言,那就是我为世人留下了数以万计的历史碎片。就历史而言,唯有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记忆,与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宏伟史实记载相结合,方能合成一部鲜活完整的民族史。敢于正视自己历史的民族,方称得上是伟大的民族。”
 ——李振盛

1968年4月28日,黑龙江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五岁小女孩成为全省学毛著代表。  李振盛 摄


1976年2月16日,黑龙江亚布力林业局虎峰山林场,知青女民兵。  李振盛 摄



  著名摄影家李振盛因病于日前在美国去世,享年80岁。
  80年的人生历程,经历了多少的起落浮沉和聚散离合。
  60年的摄影生涯,见证了多少的沧桑巨变和物是人非。


让照片说话

  20世纪是个精彩纷呈的世纪,也是一个多灾多难而又动荡不安的世纪。“文革”十年,李振盛凭借一己之力,留下数万张照片记录下那十年间的疯狂与血泪,并且每幅照片都有详实的图说——时间、地点、事件一个不差。他曾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说,“这倒并不是我有多么强烈的历史使命感,而是在大学读书时,当时的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主任吴印咸曾经来长春电影学院给我们讲过课。他说:摄影记者不仅是历史的见证人,还应当是历史的记录者。这句话对我的摄影生涯起了很大作用,我认为由正面的与负面的影像相加、合成才是完整的历史。”

  2017年4月28日,李振盛在西安参加“艰巨历程”30周年系列学术活动期间接受采访。当这些照片呈现在世人面前时,他说:“当时的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批斗的、戴高帽的、游街示众的、抄家的、枪毙人的绝对不准见报。但是这些我都偷偷地拍了下来,最后要批斗我的时候,我把底片埋在家里地板底下才得以保存。在我看来,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和摄影记者,不要判断有没有价值,你要做的事是把它记录下来,让后人评说。”


1965年6月27日,黑龙江阿城县民兵比武场,谁说女子不如男。  李振盛 摄


1966年9月13日,黑龙江哈尔滨人民体育场,风云岁月。  李振盛 摄


1966年10月1日,黑龙江哈尔滨南岗区大直街秋林公司,国庆17周年大游行。  李振盛 摄


1966年10月5日,北京,天安门广场,激情燃烧的岁月。  李振盛 摄


1966年7月23日,黑龙江哈尔滨人民体育场,支持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大会。  李振盛 摄




红色新闻兵

  癫狂的年代,李振盛拍下了数以万计“泼墨汁、扇耳光、剃鬼头”的照片。那时候,黑龙江省规定,抄家、批斗、游街、处决等给“文化大革命”“抹黑”的照片,一律上缴。李振盛的领导也总骂他傻,这种照片,即使拍了也无法见报。李振盛承认错误,卖傻糊弄过去,但还是在继续拍。

  时隔经年,一个哈尔滨市民说起李振盛,满是佩服,“他拍这些东西都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李振盛笑着摇摇头:“死倒不至于,被批斗是肯定的。”

  那些年,李振盛在自己的资料柜和办公桌抽屉里设计了一个夹层隔板,每当拍到无法见光的“抹黑”照片后,他都会把照片藏在这个夹板隔层里。1968年10月,全国的政治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李振盛夫妇打算把照片转移到更隐秘的地方。李振盛说:“当时我们住的地方是一个俄式木板平房,天生就适合藏照片。”夫妻二人把木地板锯开,将照片埋在地底下,以防抄家的时候被搜到。

  然而噩运还是来了,导火索是他曾经在日记本上写的那句“决不老死黑龙江”,还有“不学英语照样游走世界”。他被人指着鼻子骂“你这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在梦想叛国投敌!”

  1968年12月26日,在全社职工大会上,李振盛低头弯腰,被批斗了六个小时。而后,他与妻子被发配到了五七干校进行劳改。在劳动中,他特别注意保护眼睛和手指,他深信,将来有天一定还能继续干摄影。

  1972年,林彪坠机事件后,全国的政治气氛有所缓和。李振盛也因此重归报社,并当上了摄影组组长。

  那些被李振盛保护住的几万份文革“历史现场”在经历动荡之后,也终于重见天日。

  1987年,这些珍贵的照片在“艰巨历程”摄影公开赛上获得了全国最高奖,之后,更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不小反响,李振盛因此被冠以“红色新闻兵”的名号。


1967年7月8日,黑龙江宾县,船上开起批判会。  李振盛 摄


1968年4月16日,黑龙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代表大会上的虔诚者。  李振盛代表作



从潘家园抢救“废照片”

  1997年4月,李振盛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以每公斤1.20元包圆买下530多公斤“废照片”,用了七个大编织袋和一个大纸箱去装,一个大编织包的重量近100公斤,都需要两三个人才能抬得动。这数万张摄影艺术佳作均为文革后恢复中国摄影家协会以来,20多年间所主办的历届全国摄影大展和国际影展的参赛、入选、获奖的作品。

  这些照片中,不乏记录下了刘少奇追悼会、欢送志愿军归国等重大历史时刻的珍品,却在废品站里被当成白搭货。痛心疾首的他后来在博客里写,“全国广大专业与业余摄影家辛勤劳动的成果竟落到如此脏乱不堪的垃圾堆中,怎能不让人痛心与悲哀!”

  曾经有人这样说过“大多数的记者是世界上不安分的观察家和记录者,他们看到这个的不足,看到人和地方的不完美之处,然后用自己的方式保留下来。”摄影记者出身的李振盛则用手中的相机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面对历史:“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要以反思的心态去回首往事,不拔高、不回避、不掩饰、不推诿,这样才能留下真实的历史。”

1976年2月16日,黑龙江亚布力林业局虎峰山林场,女知青伐木归来。  李振盛 摄


1976年6月25日,黑龙江黑河引龙河农场,照相师傅下乡来。  李振盛 摄


1966年12月10日,黑龙江阿城县阿什河公社,小两口装饰新房。  李振盛 摄


1980年5月28日,黑龙江哈尔滨南岗幼儿园,祖国山河美景真好看。  李振盛 摄



步履不停的记录者

  记录下“文化大革命”以后,李振盛并没有就此结束自己的摄影生涯。许多重大的历史时刻,他都未曾缺席。

  1997年,香港回归。时任纽约华文杂志《华人天下》总编的李振盛,带着相机回到中国。从回归仪式的现场,拍到香港的市井生活。李振盛说:“文革拍摄批斗、处决的照片,都太符号化了。我觉得错过了太多日常生活的题材,回归普通人的日常、从这些日常里记录历史是弥补自己的遗憾。”

  2001年的美国纽约“9·11”恐怖袭击,李振盛用望远镜头拍摄了从飞机撞入世贸大楼发生爆炸到夷为平地的全过程。2008年,李振盛自掏腰包,两次涉险深入汶川地震灾区进行拍摄……

1977年1月28日,黑龙江亚布力林业局子弟小学,雪地上的足球赛。 李振盛 摄


1967年4月27日,黑龙江哈尔滨北方大厦广场,批判走资派大会。 李振盛 摄


1969年7月19日,黑龙江哈尔滨空军某部起飞前读一段毛主席语录,确保飞上蓝天不迷航。  李振盛 摄


1972年9月5日,黑龙江逊克县,北大荒知青割畜草。  李振盛 摄


1968年6月21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北方大厦广场,向“红太阳”献忠心大会。 李振盛 摄



隐于摄影家背后的电影摄影师

  从一个人影像的“独幅电影”到史诗般的全景影像,李振盛的摄影家身份后面总隐藏着电影摄影师的影子,他被誉为“隐于摄影家背后的电影摄影师”。当他被问到是否遗憾或后悔没有成为一名电影摄影师和导演时,他表示无悔也不遗憾:“我把在电影学院学到的电影摄影手法,创造性地应用到我的摄影作品里。与其做一名即使在中国都没人记得的电影摄影师或导演,还不如像我现在这样做一名给世界留下影像遗产的知名摄影家。我为中国人民真实地记录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具有独特意义的影像,为全人类奉献一批珍贵的历史碎片。我为此感到欣慰。”

  时光如水,洗去喧嚣。这是一条他自己的河,他淌过的时间河,也是我们的。


彭定康离别港督府。 李振盛 摄


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世贸大楼遭恐袭。 李振盛 摄


1997年6月30日,英国青年脸上画着中英国旗欢庆香港回归。 李振盛 摄


香港回归庆典。 李振盛 摄



延伸阅读

任仲夷在自己被批斗的照片上题字:

文化大革命的悲剧不能重演


1966年8月26日,任仲夷在黑龙江省遭批斗(此幅作品被收录进《岁月留迹任仲夷》大型画传)。 李振盛 摄



  在无数造反派的声讨声中,时任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任仲夷站在一张木椅上,戴着三尺高帽,上书“打倒黑帮分子任仲夷”几个毛笔大字。他双手被反捆,低头弯腰,红卫兵将一盆漆黑的墨汁从他的后脖颈灌入……

  时任《黑龙江日报》摄影记者的李振盛用镜头记录下这疯狂一幕。1998年,李振盛与任仲夷在会场相逢,李振盛将这幅照片送给任仲夷,老人提笔在照片后面写下:“文化大革命的悲剧不能重演”。

  任仲夷透露说,他每挨批一次,就用笔在笔记本点一个圆点。有一次,造反派发现他的这个“秘密”,厉声质问他“你想记录翻天账啊?”任仲夷幽默而“诚恳”回答:“我是记录接受教育的次数”,这才蒙混过关。老人生前曾说,“‘文化大革命’就是‘大革文化命’,‘文革’不能淡忘,记住这段历史,总结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决不能让‘文革’历史重演。”(许黎娜 磨冬玲)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李振盛(1940-2020)


  1940年出生于辽宁大连,1963年毕业于长春电影学院摄影系,黑龙江日报社做记者20年,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新闻系执教15年。后整理文革时期的照片出版《红色新闻兵》,被评为“世界最佳摄影画册”。2013年,李振盛荣获被誉为摄影界中的奥斯卡奖——露西摄影奖第11届纪实摄影杰出成就奖,成为露西奖十多年来获奖的首位华裔摄影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