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47年前的中国色彩

2020-9-10 10:00/ 发布者: fzhxsy/ 查看: 156/ 评论: 0/原作者: 摄影/布鲁诺·巴贝(法国)

1973年 北京 准备迎接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的孩子们


1973年 上海 工人们欢迎法国总统蓬皮杜的车队


1973年 北京 天安门广场上学生们热烈欢迎法国总统蓬皮杜


  来拍摄中国的外国摄影师里,很少像布鲁诺?巴贝这样的。

  1938年,罗伯特?卡帕拍摄了中日战争;

  1948年至1949年,亨利?布列松见证了中国的政权更替;

  1957年至1971年,马克?吕布进行了三次历史性的访问。

  这三位外国摄影大师,都是布鲁诺?巴贝在马格南的同事。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以黑白胶片而著名。而当时的官方摄影记者拍摄的中国纪实影像,也往往是黑白的。

  但,布鲁诺?巴贝却是用的彩色胶片。

  多年后,若将巴贝与这三位马格南摄影大师的作品放在一起,我们无法武断地评价出孰优,以及孰更优。但是,巴贝的彩色胶片却更能走进中国百姓的心里,因为他的彩色克罗姆胶片为“中国历史的前三十年”注入了浪漫的色彩与活力。

  这些影像,就仿佛是蘸满了红色的笔头,大笔一挥,那颜料便喷薄而出,将我们带回到了那段回忆里去。

  “啊,那是昨天的中国!”

  1973年,时任法国总统的乔治?蓬皮杜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巴贝作为总统府认证的新闻记者加入了随行记者团。他用最喜爱的柯达克罗姆胶片记录下了当时中国人的生活场景。

1980年 上海 在议价杂粮店排队


1980年 北京 解放军战士在八达岭长城


1980年 上海 沪南电表厂里打乒乓球的孩子


  此后,他便开始了漫长的中国之旅。

  在彩色照片甚少的时代,巴贝用他最喜欢的柯达克罗姆胶片大量拍摄了当时中国人的生活场景。

  布列松说,摄影,要屏息凝神,把一切感官集中在稍纵即逝的现实前。

  巴贝做到了。

  作为第一个用彩色胶卷大量记录中国的玛格南摄影师,他捕捉的现实瞬间,无疑让只能从黑白照片里想象历史的人们,有了更加鲜明的视觉感受。

  1973年的中国,在巴贝的镜头里,未曾让我们感到陌生。

  哪怕未能亲历那段时光,但好像它们就如此真实地活在父辈的口述里,从而根植在我们的记忆深处。

  我们甚至能在他的彩色胶片里触摸到历史的亲切感,因为它承载着一个民族特定的历史记忆。

  他的克罗姆反转片,不仅捕捉到了“旧时皇城北京的干燥空气”,也捕捉到了“被黄浦江分为浦东浦西的上海的潮湿弄堂”。无论是手绘的巨幅海报与宣传标语,还是搪瓷口缸与统一深蓝工装,那些远去的时代,都在巴贝的蓝色调胶片里被诚恳地记录着。

  巴贝与中国的缘分,并没有终止于蓬皮杜的访华之旅。

1980年 广西 桂林睡着的孩子


1980年 上海 少年宫里练习手风琴的孩子


1980年 上海 豫园里拍照的游客


1980年 上海 豫园里的湖心亭茶楼


  从1973年到现在,布鲁诺?巴贝一直坚持着在中国的拍摄与记录,这么长时间跨度的坚持,源于他希望从现在的年轻人身上,捕捉到中国的这些变化。“其实不仅是中国,我对所有的现代化国家都很感兴趣,这些国家不仅有一个现代化的发展和更新,同时又有着古老的历史。”

  他的足迹遍及北京、上海、四川、广西、新疆、香港、澳门等地。而他的时间跨度长达45年,从1973年到2018年。

  这一次的摄影风格更偏离了传统的新闻报道,他似乎是为自己上路,想要通过摄影来回答——什么是真实的中国。

  茶楼里的来客、坐在乐山大佛脚下的男人、玩闹的孩童、薄雾里的山影……

  城市与乡野,都在他的视线之中。这些照片内容丰富,构图精美,具有重大的历史和美学价值。

  对于色彩和黑白,巴贝这样说:直到近年来刊登在各类出版物上的照片才能实现色彩的准确复制,在那之前都没法很好地呈现色彩,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摄影师不喜欢彩色摄影的原因之一。我个人喜欢彩色,但是黑白确实可以在某些情境中产生戏剧性的效果,并且让画面有种抽象感。

1980年 四川 坐在乐山大佛脚上的男子


1980年 广西 桂林一景


1980年 上海 外滩集体太极


1980年 四川 乐山的养鸭人


2010年 上海 世博会期间外滩上一对情侣


2017年 北京 央视大楼夜景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