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张兆增:方寸黑白间不负光阴

2020-2-14 15:36/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23/ 评论: 0/原作者: 潘佳琪

  2019年11月8日14点,张兆增《北京十年1980-1990》摄影展开幕于北京798艺术区映画廊。此次展览共展出50幅精选于张兆增“20世纪80年代的北京”主题摄影作品。这批记录了改革开放初期社会发展状况的珍贵照片,不仅是时代的真实写照,也是重要的文献资料。它们对于时代的记录与艺术的传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照片背后的那些感人而平凡的故事皆被收入到《北京十年(1980-1990)》画册之中。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百废待兴,它悄悄改变了古都北京的面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那时的张兆增,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在四月影会展览的影响下,萌发了要用摄影记录这个时代的变革,不辜负这个年代之感。

  改革开放初期的北京,许多画面记忆犹新,三四十年前的场景,仿佛就在昨日。当时,北京出现了自由市场,农民可以进城卖菜、打工;电视机、冰箱、洗衣机首次搬进了低矮的大杂院;青年男女烫着头发,穿起喇叭裤,在广场大街上手拉手跳起集体舞、交际舞;“靡靡之音”随处可听;气功风靡一时,迷倒了一大批信众;老胡同在“拆”字中渐渐消失……

  张兆增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北京,自幼长在胡同里,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印在了胡同的每一个角落里。当变革来临,他恰恰是刚刚参加工作,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周遭快速变化的场景、人物、声音、色彩都冲撞着他的眼球,激发着他的创作灵感。凭着对生活的热爱,对摄影艺术的追求,对年代的深刻理解,他仅用黑与白两色记录了那个十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最为特殊的记忆,他将这些画面呈现于人面前时,凡是经历过的人定会感到熟悉、亲切,仿佛回到过去。张兆增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年代的缩影;每一个人物都是时代的产物。每每整理照片时,他似乎都在现实与记忆中穿越。如今,胶片已经退役,为了这份黑与白之间的真实,他在心中默默将它们留存。

《京韵京味》  拍摄时间:1988年  拍摄地点:前门楼下

  在众多的老北京风味小吃中,绕不过去的就有“冰糖葫芦儿”。对于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来说,提起冰糖葫芦儿,满心都是甜酸味儿。夜幕降临的冬季,胡同内炊烟四起。路灯下,卖糖葫芦的小贩一句吆喝——“葫芦冰糖儿……”配上四合院内家庭主妇的“锅碗瓢盆交响曲”,纯血统的京城市井生活味儿就此飘飞过来。


《排队买煤油》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平安里石油商店门前

  上世纪80年代,北京老百姓做饭用的炉子可以分为三个档次:大多数是煤火做饭,好点的用煤油炉做饭,仅有少数人家才用得上液化气罐。所以当时北京少有的几家石油商店每天在开门前,就有许多市民在门口排队等着买煤油,当时它是北京的一景。


《食街大栅栏》  拍摄时间:1988年  拍摄地点:大栅栏地区

  上世纪80年代前门大栅栏的门框胡同、廊坊二条一条百米长的狭窄胡同,路面宽不足一丈,但它却是名副其实的“吃货一条街”。过去老北京有一句挂在嘴边的话“门框胡同的美食精可数,天桥的小吃数不清”。

  这条百米长的老街云集了爆肚冯、小肠陈、年糕杨、白记豆腐脑、陆记羊肉馅饼、油酥火烧刘、复顺斋酱牛肉、祥瑞号褡裢火、宛记豌豆黄等正宗风味。


《流行大衣柜》  拍摄时间:1985年  拍摄地点:北京西四家具店

  上世纪80年代初,全北京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国营家具店,西四家具店算是旗舰店了。它位于西城区西四丁字路口西南,始建于1954年,面积1200多平方米。这里因销售的家具款式新而多闻名(其实也就那几个款式,大衣柜当时是年轻人结婚的四大件之一),是居住在城里的青年结婚置办家具的首选店。


《西四包子铺》  拍摄时间:1988年  拍摄地点:西四包子铺

  西四包子铺店面不大,三五十平方米,靠窗一溜长条桌,桌下是一水儿老方凳,由于座位少,很多人都是举着一碗炒肝站着吃。店铺房子老旧,窗户上裂着大缝,冬天门口挂一个棉门帘挡风。掀开门帘子进屋里,一个大号的煤火炉子墩在屋中央,热气腾腾的炒肝、包子让玻璃窗蒙上一层厚厚的哈气。

  那个年代,餐具都是粗瓷蓝边大碗,桌上铁桶里有本色粗竹筷子自取。可是老北京人吃炒肝儿,不用勺、不用筷,讲究用手托碗炒肝,就着包子,沿着碗边“咝溜咝溜”往嘴里吸。老北京人吃的是特有的范儿,吃的是大街上、胡同里的人情味。


《大奖促销》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交道口大华百货商场

  北京最撩人的首次大奖促销活动。8万元的巨奖促销,惊动了很多怀有发财梦的顾客光临,很多北京人都知道上世纪80年代有个8万元巨奖销售衬衫的事儿。这张图片拍摄的是当时北京最撩人的首次大奖促销活动。但是促销活动搞了多长时间?大奖出现没有?谁获得了大奖?通过巨奖销售到底卖出多少衬衫?可能没人知道底细。


《隆福寺商业街》  拍摄时间:1986年  拍摄地点:隆福寺商业街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这条全长632米的街道两旁,临时搭建的商铺一家紧挨一家,店铺内销售的全是当时最前沿、最时尚的港台、广州、深圳的商品。每家商铺都将最新款的服装套穿在模特身上摆在门口,当作店铺的招牌;店内布置华丽、光鲜、夺人眼球,歌星邓丽君等港台明星的歌声风靡一时;店铺门前挂着一串串流行的蛤蟆镜、太阳伞和各种磁带。如此大变的购物环境,让被禁锢多年的老百姓在购物中赏心悦目、随心所欲。


《街头书报摊》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西城区黄寺大街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改革开放、文化复苏,各种文学艺术书刊大量涌现,五花八门的报纸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大街小巷支张床板、搭个架子、推一辆平板车、地下铺一块毯子,就摆上地摊卖起报刊书籍。那时摆书摊真挣钱,很多出版商、报摊贩为了盈利,在报刊上猛加作料,一些小报上的“裸”“情”“血”字大标题格外夺目,耸人听闻;领袖人物、尘封历史、高层秘史等事件也被大肆渲染,神乎其神,成为书摊上的一大卖点,被人们当作茶余饭后消遣的话题。


《简陋书屋》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东四

  改革开放,春风吹遍大地,人们渴望读书的激情迸发出来了。著书的、售书的、读书的,在那个年代异常火爆,各种书店也雨后春笋般在京城大小街道和胡同中诞生。

图片中,这家“新知书店”的招牌很小,房子是碎砖头盖的,面积不大,也很破旧,屋内灯光昏暗。但是,这里的图书种类很多,吸引人的魔力大。有政论读物、文学经典、名人传记、武侠小说、儿童书籍、典籍工具书、时尚书刊,还有各种高考复习大纲、英语辅导教材,各种挂历、贺卡等。


《互爱互敬》  拍摄时间:1990年  拍摄地点:北京西四红螺厂路口

  上世纪80年代,在西四北马路上,每天都会看见一位交警护送小学生过马路,他就是西四交通队民警老金。

  老金是北京市劳模。每天清晨,他骑一辆加重自行车(可能是单位配发的公用车)到这里,将车支在便道上,戴上白套袖、白手套,整理一下服装,然后站在路口等待过路的孩子到来。不管是单个孩子还是三五成群的孩子,被送过马路后马上会转过身来敬礼感谢,老金逢礼必回。


《过街桥》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北京东城区蒋宅口

  为了迎接北京亚运会,1988年安定门外大街修建了三座过街桥,其中有两座是圆拱式,与地坛相呼应。蒋宅口的过街桥造型优美、流畅、富有韵味。

  一天烈日当空,光照强烈,有辆机动车违章。交警将违章司机拦下,车停于路中,司机到交通岗亭前接受处理。中午的马路空空荡荡的,南来北往仅有几辆零散的自行车驶过,投影下的交通岗台、太阳伞、路中停放的轿车,犹如画板中的音符标记。


《丈量责任》  拍摄时间:1981年  拍摄地点:平安里街头

  上世纪80年代交通警察公用车都是28型自行车,交警骑车从支队或岗楼赶到事故现场要骑一段时间。来现场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都身背一个黑色公文包,里面放着记录事故的文件夹、处理文书、皮尺、粉笔等工具。赶到现场要拿出皮尺丈量距离,用粉笔在地上画好轮廓,人倒地的形状和方向,在文书纸上画出事故图,做好案件记录。如果有人受伤或死亡,先把倒地的人或自行车用粉笔画个图形标记上,以此来判断谁是事故的主要责任者。


《健与美的裤》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北京公园

  这是一群等待参加青年韵律操(健美操)大赛的年轻人。

  黑色的尼龙健美裤,露臂的白色针织衫,柔软的体操鞋。

  上世纪60、70年代,全民参与的健身运动除了几套广播体操外,别无选择。到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随着思想的解放,人们对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追求也同步增长,集艺术美感和健身锻炼的韵律操应运而生,成为各单位工会、共青团组织活动的必备项目,普及推广到整个社会。


《老人迪斯科》  拍摄时间:1987年  拍摄地点:地坛公园

  走过“文革”时代的中老年人,同样追求美好,爱好时尚,只不过是爱美之心被封闭了,机会到来时,被压抑太久的心必将释放出来。但迪厅的环境,炫目的灯光、刺激的音乐、时尚的舞步,与他们产生了很大距离。年龄稍长的这一代人,大多会聚集到公园一角,穿着臃肿的衣裤,扭着笨拙的身躯,跟着稍缓的音乐节奏,学跳适合老年人的迪斯科。

  老年人蹦迪不同的感悟:一是跟上了时代的脚步,没有落伍;一是强烈的迪斯科舞曲节奏,正好让他们达到了清晨锻炼的目的,真乃一举两得。


《环卫工人学跳舞》  拍摄时间:1987年  拍摄地点:北京宣武门街心公园

  清晨的北京宣武门大街旁的街心公园,一对上了年纪的舞者轻盈地跳起华尔兹舞,从来没见过交谊舞,不知交谊舞怎么跳法的几位清理卫生的环卫女工,把扫把和清洁车放到一旁,大家齐刷刷地站在旁边观看,跃跃欲试学跳交谊舞。


《新潮发廊》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东四美术馆后街

  改革开放伊始,发廊成为最早传入北京的一个开放新潮的标志。港台发廊刚流入北京时没有几家,被人们视为时尚标签。其特点是装修时尚,门脸霓虹灯闪烁,悬挂出旋转的三色灯,老远就能看到。发廊都在橱窗玻璃上贴满港台明星留着各种俏丽发型的大头像,以招揽生意。


《青年圆舞曲》  拍摄时间:1980年  拍摄地点:张自忠路1号

  《青春圆舞曲》拍摄于1980年5月4日,人民大学书报资料社“文革”后刚刚恢复,单位多数应届高考落榜生在这里勤工俭学。为了举办青年节庆祝活动,单位团委策划了几天。当时跳集体舞受条条框框禁锢。青春圆舞曲实际上是青年男女手拉手围成一圈跳的集体舞,在没摆脱“授受不亲”的束缚年代,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男女手拉手跳舞。团委书记灵机一动,让每个年轻人手拿一条纱巾,既掩饰了不好意思的神态,又让青春圆舞曲的气氛显示了活跃。


《公园禁止跳舞》  拍摄时间:1987年  拍摄地点:北京地坛公园

  上世纪80年代初,跳交谊舞不被允许,是被列为“封资修”的东西而禁止的,许多公园门口都张贴着“禁止跳舞”的告示。专职负责驱赶跳舞者的公园管理人员需要骑着自行车在园内巡查,遇见跳舞者就要训斥一番。


《我家买了电冰箱》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北京府右街

  上世纪80年代,老百姓生活物资很匮乏。普通家庭的电器无非是半导体收音机、电风扇或者手电筒。条件好的可能有台“板砖”式录音机,或者9英寸牡丹黑白电视机,或者单门电冰箱。谁家要是添置一大件,一定会引来街坊邻里围观;谁家要是电视机、录音机、电冰箱三大件全有,一定是个“万元户”。


《临街婚礼》  拍摄时间:1984年  拍摄地点:北京西四地区

  上世纪大杂院的老百姓结婚也简单,接亲迎亲的穿着随便,有什么穿什么,绝不为迎亲添置新服装,因为这笔开销没地方出。结婚特意选吉利日子的也不多,找个星期天,提前通知亲朋好友、同事、街坊邻居,大杂院门口贴俩“囍”字,放两挂鞭炮,院里搭个临时大棚,摆上几桌;有关系的请个厨子,没关系的家中谁厨艺高谁就是厨师了;炒上几盘菜,亲友和贺喜的凑在一起,喜酒一喝,这婚您就算结了。


《搬新家》  拍摄时间:1984年  拍摄地点:北京蓟门里小区

  上世纪80年代初还没有专业搬家的企业,从来没有听说过“搬家公司”一词。要搬家大多是找亲朋好友、单位同事、街坊邻里来帮忙。当时谁家的家具总共也没几件,大多数家庭还不具备冰箱、彩电、洗衣机等大型家电,所以搬家这样的大事一上午就基本搞定。亲朋好友来帮助搬完家后,照例是参观主人的新家,帮助主人设计家具的摆放。腾出手的主人则到新厨房炒上几个菜,大家围在桌前喝上几杯酒,这就算庆贺乔迁之喜了。


《计划生育》  拍摄时间:1986年  拍摄地点:劳动人民文化宫

  这张照片拍摄于那个时代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位于劳动人民文化宫内的中国计划生育协会门前,许多市民排着长队,大概是在等着领取独生子女证。画面中的男女适龄青年哄着孩子,织着毛衣,老人也排在队伍中,大家坦然地等待着,一切显得那么自然、和谐。因为国人已经习惯响应国家号召,为计划生育、减少人口负担做贡献了。


《庙会回归》  拍摄时间:1985年  拍摄地点:北京地坛公园

  改革开放后,断线的传统民俗文化再度续接。1985年春节,地坛公园第一个恢复了庙会。这让当年过春节除了走亲访友无处可玩的老百姓,终于有了体味年节的好去处。

  首届地坛庙会开幕时天公作美,大雪纷飞,平添吉庆气氛。那个年代,人们的物质生活还不富裕。逛庙会的游客除少数穿着时尚的羽绒服外,大多数还是穿着传统样式的棉袄、棉裤、军大衣,很多人用帽子、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小马扎上听相声、看杂耍,任凭天寒地冻、雪花飘飞,有滋有味地忘情于久违的庙会玩意儿中。


《百姓的秤》  拍摄时间:1988年  拍摄地点:北京和平里自由市场

  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粮油、副食等商品越来越丰富,许多当年紧俏商品如鸡蛋、芝麻酱、花生、瓜子等可以在农贸市场买到了。便携式钩子秤就成了北京家庭主妇人手一把称重的工具。装在菜篮子里或口袋中,随时掏出来称一下要买的果蔬、粮食等是否缺斤短两。


《节日的冰棍》  拍摄时间:1985年  拍摄地点:北京北海公园

  上世纪80年代的“六一”儿童节,是孩子们童年时年年期盼的美好时光。因为孩子们平时可玩的地方不多,一到儿童节,幼儿园和学校都会组织孩子们出去玩,有的父母还可以给孩子买件新衣服,买些好吃的。这张照片拍摄时正值中午,几个孩子躲在树荫下面,每人手中举着一根3分钱的红果冰棍,吃得正香。


《飞舞的童年》  拍摄时间:1982年  拍摄地点:北海公园冰场

  童年的快乐时光就是玩儿,而玩儿的差别很大。有条件的孩子学习琴棋书画,条件差的就在胡同拍元宝、弹玻璃球、跳皮筋。同样都是冰上运动,有钱的孩子买冰鞋滑冰,没钱的孩子坐爸爸给做的简易冰车,也有的在棉鞋上绑根铁条滑,还有的穿双塑料底的棉布鞋在冰上一步一步溜着玩儿。


《观风筝》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天坛公园

  上世纪80年代的孩子们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摇着被父母荡旧了的双桨,走进了小学校。在这里,孩子们学到了知识,虽然也有学习的压力,但是课外活动开阔了眼界,丰富了生活,观风筝就成为其中的一大乐趣。


《节日照相》  拍摄时间:1987年  拍摄地点:北京市少年宫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六一”儿童节。阳光下的公园一角,摄影师用绳子圈出一处简陋的拍摄场地,哄逗着孩子,为他们拍照。衣着朴素的年轻妈妈们,颇为耐心地排队等候,彼此间都是友善的笑意表达,为孩子们能拍上一张幼年成长阶段的照片作为留念而欣喜。


《回娘家》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西城区新街口外

  这张《回娘家》照片,是上世纪80年代年轻三口之家的缩影。父母应该是50后,儿子是80后。父亲骑车带着母亲,儿童车上坐着儿子,妈妈用手牵着儿童车的车把。看妈妈熟练牵车的自然动作,看爸爸骑车的快慢速度,看小拖车与自行车之间的间距,父母的驾龄一看就是“老师傅”级的。一家人的灰绿蓝的装束,儿童车的款式,母亲背的书包和烫过的发型,都是那个年代的生活写照。


《观众》  拍摄时间:1988年  拍摄地点:门头沟区

  1988年的第一节国际风筝会,是改革开放北京门头沟区举办的第一个大型活动。就是一个放风筝还能办成国际风筝节?这让经过长期封闭的北京老百姓热切关注,在开幕式上有观众15万多人观看了开幕式的表演。

  因场地有限,观看的人又太多,许多老百姓只能被拦在铁栏杆外面观看。好奇心和多年没见的大型国际比赛的老百姓,就是在铁栏杆拦着的情况下,仍然探着脑袋、牵着脚尖、伸着脖子立足观看。早已忘记了拥挤、劳累、距离遥远、视线不清的局限。


《“会鸟儿” 》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德胜门

  上世纪80年代,玩鸟老人很多,公园、胡同、马路边、大树荫凉下,清晨经常见到三五个老人拎着鸟笼,手上晃动,溜溜达达,京城人称遛鸟爷。遛鸟爷一般起得很早,头班公交车前就出门了。

  如今遛鸟爷好像比以前少多了,一是现在老年人的业余生活比40年前丰富了;一是随着胡同的消失,这些提笼架鸟的老北京也越来越少。


《观影》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大钟寺农贸市场

  过去老北京最受欢迎的玩意儿之一就是拉洋片儿。那玩意儿毕竟体积大,看着不方便,内容也不及时更新。改革开放后,聪明的商家就发明了这个袖珍拉洋片的观及景器,从外观到形式都很招人,像个微型放映机。用手轻轻一转动,里面立马呈现不同的景色、故事,而且呈现的画质要好得多,内容变化量也很大。最先体会这新玩意儿的是中老年人,他们看着很带劲儿。这里面有他们儿时的记忆,更有他们幸福的联想和新发现。


《关注小情与大事》  拍摄时间:1982年  拍摄地点:东单公园门口

  上世纪80年代,老百姓获取新闻的渠道只有广播、报纸、电视。每天听到了重要新闻,还想再看,就只有读报纸。家庭订报费用太高,一般家庭订不起,有条件的家庭也只订上一份报纸。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当天的《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光明日报》等大报的新闻,在北京的主要大街便道边、公园内都设置了阅报栏,每天有专人来更换新报纸。


《上学去》  拍摄时间:1981年  拍摄地点:西城区西四北大街

  上世纪80年代孩子上学,大多根据户口所在地就近择校,大多数孩子的家离学校都不太远,每天清晨走在马路上或者胡同中,三三两两的孩子结伴而行,有的边走边吃,有的蹦蹦跳跳,与上班的成人们擦肩而过。孩子大多背着黑色人造革书包,款式略有不同,有单肩包,也有双肩包。

  那个年代大多是孩子上孩子的学,大人上大人的班。那个年代上学也没有统一的校服,每天上学穿什么衣服由家长定。夏天,男孩子多是短裤、背心,女孩子多是人造棉花裙,脚上统一都是塑料凉鞋。


《做好事擦岗楼》  拍摄时间:1984年  拍摄地点:北京西四路口

  上世纪80年代学雷锋,每个年龄段似乎都有各自的主题,尤其小学生更为显著。学校倡导大家做雷锋式的好少年,“做好事不留名”。小学生做了好事,统一留名是“红领巾”。

  当时学雷锋的固定项目还有几个,擦交通警的执勤岗楼就是其中之一。


《气功》  拍摄时间:1984年  拍摄地点:人定湖公园

  上世纪60年代打鸡血;70年代喝红茶菌;80年代练气功。

  10年一个变故,10年一种形式。但是千变万化的宗旨是人们在寻求一种强身健体、包治百病的心态。治疗疾病、强生健体无可非议,关键要讲究科学。许多人没有去寻找科学的方法,却让伪科学所迷惑。一传十十传百,像滚雪球一样迅速膨胀,宁可迷信奇人的存在,却不寻找科学依据,这就是结症所在。


《小院运动会》  拍摄时间:1982年  拍摄地点: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社

  上世纪80年代初,单位想搞个职工运动会,因没有场地,领导筹划了很长时间,最后清理出一块不大的空地,地上用白石灰画出弧形的投球点、界限和距离的标线,因地制宜地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推铅球职工运动会。


《犄角旮旯情侣》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故宫

  上个世纪的居住条件大多一间屋子半间炕。新婚夫妇、年轻情侣在家保不住“隐私”,电影院常去消费不起,而且人多眼杂,难以放开,很多人便在休息日或是下班后,相约公园、小树林、林荫小道、小河边去窃窃私语。热恋中的情侣一般不会选热闹的公园,因此北京可供选择的公园不多。即使去热闹的公园,也选择人少的犄角旮旯。


《台儿上台儿下》  拍摄时间:1986年  拍摄地点:故宫

  上世纪80年代的爱情,在整个社会思想观念不开放的背景下,自由恋爱的气息已渐渐浓郁,不过像现在这么开放地搂抱接吻在那个时候还真不多见。上面照片中的年轻恋人敢在故宫里、在人们眼皮子底下这么有分寸地亲近,也是要有一定的勇气的。


《气功之殇》  拍摄时间:1986年  拍摄地点:地坛公园

  “气功可以强身”“气功可以治病”“气功有特异功能”……上个世纪80年代末,全国忽然刮起了一股全民练气功的风潮,以致形成了“不练气功就不懂健康”的氛围。


《城市马车》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北京和平里

  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的无轨电车和公共汽车慢悠悠行驶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还不难看到的是,拉货、送菜的马车与汽车并驾齐驱。

  那时进城的马车牲口屁股后面都必须佩带一个白色布兜,形状呈斗状,一头挂在马屁股上,一头拴在车辕上,以便接住牲口粪便,保证道路卫生和市容。没有粪兜的马车是被禁止进城的。


《菜篮子工程》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大钟寺蔬菜批发市场

  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市有三大蔬菜批发市场。大钟寺、新发地、岳各庄。其中大钟寺蔬菜批发市场还是改革开放后我国第一家农民自办的大型批发市场,经营批发26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近600个县的时令疏菜。这对当时饱受短缺经济困扰多年的老百姓来说,无疑是欣喜地迎接农贸自由市场的到来。


《盘算》  拍摄时间:1987年  拍摄地点:大钟寺

  批发蔬菜卡车到达批发市场后,要先卸下大号地秤,每个地秤上面的位置正好放一个算盘,负责收银的菜农脖子上挂一个书包,站在秤后,负责称重、收银。现场的账房先生各个都是打珠算的高手,一手打着算盘,一手记账,还要找零钱。手上麻利利落,忙而不乱,井井有条。如此高的效率就是得益于精准的打算盘。


《3元狮子头》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前门大栅栏地区

  改革开放初期,“万元户”“下海”是最时髦的语言。一批接一批的城里人或迫于生计压力,或为了实现人生价值,纷纷“下海”,从事个体工商业经营或者创业开公司。有了党和国家的政策作保证,人们不再担心被割“资本主义的尾巴”。


《街头练摊》  拍摄时间:1985年  拍摄地点:北京街头

  上世纪80年代初是个体商贩的“幸福时光”。那时,北京少说几万个体户“蹲守”在大街小巷,生个炉子,停辆板车,买两个大号蒸锅,折叠桌一支,放几把方凳,早点摊就开张了。大碗稀饭、油条、包子、豆浆、豆腐脑,成为北京街头早晨的独特一景。


《小公共揽客》  拍摄时间:1988年  拍摄地点:前门大街

  1984年,京城出现了第一批招手即停、就近下车的小公共汽车。小公共因为比大公共汽车方便舒服,又比打车便宜好多,成了好多北京市民的出行选择。到了1995年,小公共的年客运量达到了惊人的2亿人次。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北京市民对小公共汽车的态度由初期的欢迎、认可,到反感、讨厌、怨恨的程度。


《夫妻备考》  拍摄时间:1983年  拍摄地点:北京天坛公园

  1977年9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中国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恢复高考的制度,为被耽搁十多年宝贵光阴的无数青年打开了一扇理想的窗户,温暖了他们的心。但是,长期没有正规和系统的学习,让这些已步入青年的人们顿感知识的匮乏和焦虑,抓紧补习初、高中知识,成为他们最急迫的事情。


《节日执勤》  拍摄时间:1985年  拍摄地点:东城街道

  说起北京的群众组织,这可算有年头了。从新中国成立之初保甲制度被废除,开始重新建立市民自治组织起,这些群众组织就和公安一起,为社会的安全和稳定做工作。每到节假日、全国两会、大型国际赛事等重大社会活动,大街小巷戴着红袖标上岗执勤的大妈大爷们最多了。


《向我们走来》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前门大栅栏

  1989年,北京亚运会进入倒计时。北京几条主要街道地标建筑都竖有亚运会倒计时牌。

  大街小巷、公园、商场,以及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奥运正向我们走来的各种标语、口号、宣传旗、招贴画,充满广告墙、橱窗。“当好东道主,热情应嘉宾”家喻户晓。文革后的北京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全新的、扑面而来、前所未有的盛况。


《赞助商》  拍摄时间:1989年  拍摄地点:前门大街

  赞助商,在北京人语汇里是陌生的词儿。1990年亚洲运动会在北京举行,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举办的第一个世界性体育赛事。举全国之力,用一切可以用的力量去筹办,发动全市人民,“做好东道主,热情迎嘉宾,”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听闻兆增老师近期推出“北京八十年代记忆”影展,恍然这三十多年前的场景重现在北京。土生土长于北京的兆增老师,半辈子的喜怒哀乐都印在了胡同里。平时寡言少语、为人谦和的他,骨子里却有一股“爷”的傲气。这股劲儿,不装、不冷,而是仗义、担当,更是有心、用心。我从他的画面里读出了那份对摄影的默默无闻却义无反顾的执着,也读出了这位“爷”的真情怀。

——李 舸


  在《北京十年》这组作品里,张兆增运用对影像画面与大现实社会之间的敏锐性,拍摄而得,既不张扬,又恰到好处,且极富生活气息亦不失历史感的作品。比如搬家那幅影像,画面工整犹如舞台,情节丰富幽默,如此细节反映的是当年的物质现实,更是对那个匮乏年代的人情风俗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写实性叙述。几十年后的今天,无论是否经历过那个时代,于观看而言,都是体验性的想象及反思。

——解海龙


兆增与我相识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有过很长一段跋涉北方山村共同摄影创作的经历。他的摄影为中国改革开放最火热的年代取证,每张照片都是一份优质的社会记录文献。照片从乡村阡陌到城区的大街小巷,记录了那个理想与激情高涨的年代。兆增的影像不仅为我们回忆了那些温暖时刻,也为北京提供了重要历史转折时期价值观变迁的参照与思考。

——徐 勇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张兆增

1957年生,北京人

中国煤矿摄影协会副会长

曾获得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称号

中国记协抗击非典优秀新闻工作者

获得第十一届中国摄影金像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