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专题 查看内容

森山大道:一条游走的野犬

2019-12-26 14:52/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204/ 评论: 0

  不知何时森山大道的影像风格开始蔓延,古希腊哲学家郝拉克利特说过: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同样森山大道只有一个,那条彷徨街头的野犬也只是属于那个时代。一旦按下快门,照片的解读则是成为私人化事件,或者成为属于集体无意识的共同记忆。



街拍呈现真实

  1938年出生于日本大阪附近的花道城的森山大道属于日本战后成长起来的一代,当时整个社会充满了动荡不安,整个民族深陷屈辱自卑和自信自满的纠缠。《野犬》只是那个时代日本国民的精神缩影,隐喻的用影像来形容日本民众恐惧且又伺机而动的心理的状态。

  《野犬》是森山先生其中一幅最为人熟悉的作品。1971年时,他在青森县拍摄时,由下榻处走向街道时,一只狗从他面前走过,以傲然不屈的姿态斜睨森山。这只野犬大大地震撼了他,从拍下这只狗的那一刻起,它就与森山的灵魂合而为一。自那时起,流浪狗就一直在心里跟随着他。森山大道曾以打趣方式形容自己的街拍姿态:“我像一条狗,在路边街道排泄似地拍摄照片。”

  而为何将自己比喻为野犬?森山在一个访问中说:“野犬没有专属固有的领域,它们总是为了寻找食物留连于街头。由于我的拍摄范围并没有固定的场域,为了寻找被摄对象,我如同野犬般游走在街头。因此,街头可说是我的教室,我的摄影棚,是我从事创作的能量来源。另外,儿时我就非常喜欢在街头游荡,经常会为街景、橱窗或海报所吸引,对我而言,那是一种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而这种游荡的生活方式正如同野犬般。所不同的是,脖子上多挂了台相机而已。”






摄影的启蒙老师

  影响森山大道的同时代的几位摄影师中,一位是美国的威廉克·莱因,他用自己全新视觉语言的摄影作品打破一贯的传统拍摄风格,那个视布列松“决定性瞬间”为纪实摄影圭臬的时代,威廉·克莱因的出现无疑是给现代街头摄影扎入一针致幻剂。粗暴、荒诞、变形、模糊的影像深深影像了森山大道,在2000年他回忆说,“尤其是克莱因拍的逆光中的曼哈顿,把高楼耸立的现代都市拍成了一个墓地……我看了他的照片后,就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拍摄自己的照片……”。一位是日本鬼才摄影师细江英公,1962年24岁的森山大道给30岁的细江英公做过助手,细江英公拍摄过的日本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黑暗舞踏大师土方巽和大野一雄,他的照片中充满了神秘色彩,对于身体的迷恋表现戏剧化的唤起人们对于生与死,对于自身的思考,同样森山大道拍摄的大量的碎片化的女性身体意象也是一种对情欲和身体的沉浸。森山大道曾说:“我刚开始摄影的时候,就被东松照明新鲜而鲜活的摄影作品所吸引,我尊敬他,崇拜他,模仿他,一直试图跟上他的步伐,东松照明开辟了日本摄影的新领域。对他的仰慕之情在我的摄影作品中留下印迹,我的眼中没有其他摄影师。”





城市的漫游者

  “碎片式的瞬间记忆,女人、街上的野犬、野猫等,这些日常风景,透过我的镜头所观看的世界,好像在创造另一个城市。”

  历经青年时期“即兴街拍”的创作过程之后,森山开始大量阅读文学书籍,从中汲取灵感、寻找隐喻,他的作品也渐渐着重于呈现“人物”“街道”与“城市”之间的紧密关联。森山认为每条街、每段路、每个城市、每个国家都有其独特个性。

  城市的街头如此吸引森山的原因是,“我非常喜欢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越大的城市就有越多的人种、越多的故事、越快速的流动。城市包括人类、社会的欲望在里面,是一种混乱的状态,对我来说,我非常喜欢去拍摄这些欲望缠绕不清的感觉。”森山大道说。“如果以我自己的说法,我觉得每一座城市都是艺术品,都是剧场,它本身就是一部小说、一部电影,我觉得因为城市本身就是艺术了,我并不需要再去创作艺术,只要把城市的原汁原味拍下来就好。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对于城市的街头从来不会厌倦而且一直都很喜爱的原因。对我而言新宿是一个欲望的集合地,一到新宿就可以看到迎面而来的欲望,我很喜欢体验这种感觉。”




摄影的意义

  森山大道的作品看似一种平常的纪录、生活痕迹的印记,但细看下,画面里充满了无奈及淡淡的抑郁。这与黑白影像、粗糙画质不无关系,但赋予作品灵魂与感情的往往是艺术家本身。森山将摄影视为自己的生活。相机或摄影之于他只是一种工具,帮助他呈现他所看到的一个世界。关于技术及美感,森山完全突破了既定的概念,打破对唯美及标准的迷思。他挖掘出自己的精神需求,然后通过简单的器材去呈现“真实”及当下的情绪感动。他的摄影作品往往带给观者超越画面本身信息的冲击。这是他在摄影界中独一无二的原因。
  
“摄影对我而言,并非旁观,更不是单纯为了制造一幅瑰丽的艺术品,而是透过切身经验,发现世界的某些片段与自身生命之间的某种关联,进而寻求与那些片段事物在精神上的神游邂逅。惟每每总在内省与向时代展现自我意志的夹缝间,我感受到无所适从的两难困境。”森山大道说。










上一篇:雨中曲下一篇:街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