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厦大“5个1”往事

2019-2-21 16:30/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162/ 评论: 0/原作者: 李世雄

  人对自由的向往,是任何时候都不可阻挡的。各样的创作,即使只是小小的打破旧观念,亦足欣喜。摄影,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更广大的世界。

  1987年4月,五个厦大的影友,谢平、蔡铭、陈勇鹏、周跃东、李世雄,在香港办了一个摄影展。这是内地民间摄影群体首次在香港亮相。

灿烂的宁静(1985年)  李世雄 摄


  1978-1979年入学的77、78、79三级的学生,是中国教育史上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上大学之前大部分已经是社会的一员。他们当中许多人具备了极强的自学能力,其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也处在一个旺盛时期。在渡过了初进入大学的新鲜期,适应了高校生活后,他们不满足于课堂上那点知识,开始思考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的问题,并酝酿着以适当的形式来表达。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起,在一股思想解放思潮裹挟和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感召下,这三级大学生的文艺创作热情如岩浆迸发。各种文艺社团如雨后出土的春笋,层出不穷,蔚为壮观。厦门大学学生会组织了摄影组,还设有一个摄影服务社,为学生提供冲洗放大的服务,各系也组织了摄影小组。

  1981年厦大学生摄影活动趋向活跃,成果也颇为丰硕。4月份校庆期间,在集美楼举办改革开放以来厦门大学第一次全校性摄影展览。虽然学生的摄影技艺还很稚嫩,但传达出来的观念让人耳目一新。

饥渴的灵魂(1980年)  蔡铭 摄


  1981年12月9日,为纪念“12.9”运动,学校举办了一次规模空前的书画摄影展览。摄影又一次在展览上大出风头。这次展览中照片制作水平有所提高,风格也更多样。外文系教工黄志明的片子制作精良,构图考究,具备了专业的水准,他的《沙滩与孩子》一作,凭借良好的照相器材和暗房技术,把沙滩断层蜿延的曲线和质感表现得十分细腻和优美。李世雄的《先驱者之歌》是两底合成,一张是一棵伤痕累累的树干,一张是阳光穿透乌云。树的形象犹如一名赴难取义的勇士,很有悲壮色彩。此作无论内容还是照片的制作,都很大胆新颖,成为那个时期的代表作。蔡铭异军突起,他的片子构思新颖,如《童年的时光》拍的是两个小孩,头戴斗笠,一站一蹲,在池塘边垂钓的倒影。这种表现手法在现今不算新鲜,但在当时犹如空谷足音,令观众称赞不已。周跃东一开始就注重对画面的经营,形式感很强。陈勇鹏的作品《沉重的希望》以一个颇具诗意的题目,令一个在海边艰难拉网的老渔民的背影有了更丰富的意味。

  1982年3月8日,厦门大学成立了学生摄影研究会,第一任会长为蔡铭,会员有100多人,是当时厦大学生文化团体中人数最多的一个。研究会成立后,学生摄影创作活动进入有组织、有计划的一个新时期,摄影创作又出现了一个高潮。

前排谢平,后排左起:蔡铭、陈勇鹏、周跃东、李世雄


  1983年随着三级老中青结合学生的离校,校园的文艺活动落入低谷。学生摄影研究会举办的几次影展,作品的分量明显不足,摄影活动也趋向式微。有鉴于此,留在学校办公室任职的李世雄,与分配在厦门工作的谢平和在福州的周跃东酝酿联络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厦大影友,继续大学时代未竟的事业。12月,有侠女之气质的谢平带着中兴使命北上京城。谢平的邀约得到蔡铭和陈勇鹏的热烈响应。三人在北京策划了一系列摄影活动。

  当时北京的两位影友都是穷光蛋,工资刚够吃饭。谢平便通过在香港工作的父亲,给陈勇鹏和蔡铭各配置一台进口相机,此举真有秋瑾当年“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亦堪豪”之慷慨。因为当时国内正规摄影刊物掌门人的观念与影友们格格不入,要想在正规刊物发表作品是很困难的。1983年12月底,陈勇鹏利用回厦门探亲的机会,与李世雄、谢平着手创办编辑刊物。1984年1月,第一期《厦大影友通讯》出刊,首次复印了20份。5月,第二期《厦大影友通讯》又印制出来,这期内容还请当时分配到《大众摄影》编辑部的中文系79级校友高琴撰写了一篇《首都影事》的报道。李世雄通过海外关系带进一些港台摄影图书,开始整理介绍国外新派摄影,试图给沉闷的内地影坛吹送一股新风。

  1984年初,厦大影友几名骨干在厦门郊区一个叫东孚的小村子里,策划召开一次摄影理论研讨会。在《厦大影友通讯》第二期(1984年5月)刊出的会议通知中写道:“摄影在我国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其间摄影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表现形式经历了无数次的变异,每次变异都产生一些代表作。我们这次会议,就是要讨论这些作品成功的因素及其承前启后的关系,以期描绘出中国摄影史的轮廓,把握摄影艺术的发展规律,为今后在创作中大胆创新作理论准备。”他们邀请的对象不限于厦大影友,参与方式除了到现场外,还可以通信的形式。

夹板(1986年)  谢平 摄


  1984年8月23日,研讨会在厦门如期举行。参加会议的有《通讯》编辑部主要成员李世雄、陈勇鹏、谢平、周跃东。另外还邀请了厦门青年摄影学会、《厦门日报》、厦大学生摄影研究会的同仁和厦大中文系林兴宅老师参会。会后,由陈勇鹏执笔,形成《重建大学时代的梦想——厦大影友第一次摄影艺术问题讨论会纪要》一文。

  除了办刊外,为了扩大交流,厦大影友还走出去,与兄弟群体进行接触。1985年7月,李世雄和陈勇鹏携带几十张影友作品小样,在杭州、北京、陕西、甘肃、新疆等地,与当地摄影同仁交流。回京后陈勇鹏撰写了一篇报告《北上和西行——一份摄影创作和作品观摩的旅行报告》。

  从1986年6月出刊的第六期开始,《厦大影友通讯》改成了《影友通讯》,并注明由“自由神摄影创作群编”。这里面透露出“一大一小”两个信息。“一大”是我们想跨出“厦大”这个小圈子,把目光投射到更开阔的空间。因此当期我们刊发了北京青年摄影家凌飞的一篇万字长文。“一小”是把我们五人从“厦大影友圈”中剥离出来,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志同道合的“同仁”组织,用时髦的表述讲就是“群体”。

  1987年4月22-27日,厦大影友李世雄、陈勇鹏、谢平、周跃东、蔡铭(由谢平出资)在香港艺术中心举办了《5个1》摄影展,展出作品50多幅。这是内地民间业余摄影群体第一次在香港开办影展,和他们同时展出的还有香港专业公会的第一次作品联展。两个“第一次”,形成了奇异的反差。后来在报纸上发出的消息,“5个1”题目字号比专业公会的大得多,文字也多得多。

纪念碑(1987年)  陈勇鹏 摄


  此展主要是对五位厦大影友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中期创作的整体回顾。他们的作品以追求寓意的象征手法为主,对国内传统的摄影观念提出挑战,情绪上有明显的叛逆色彩。如周跃东的作品《历史的回忆》,其画面是红旗、高音喇叭和露天灯光球场的电灯三个带有政治符号物品的剪影,有喜剧和暗讽的味道,香港报纸在报道这次活动时大多采用它。有的采用拼贴方法,象陈勇鹏的《瞻仰》就是将几十个仰望纪念碑者的头像拼贴在一个板上,有点象现在的装置。李世雄的作品注重寓意和象征。蔡铭的作品善于运用大片阴影,作品粗犷不羁,有一张片子他索兴直接把手掌沾上定影液,有规律地按在放大纸上,构成一排排树桩的图案,然后直接用放大纸曝光显影,出来的画面黑白分明,图案有装饰的味道,很是奇特。谢平的作品比较温婉、细腻,富于诗意。

  在港短短几天时间里,厦大影友同香港摄影界和新闻界的朋友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向他们介绍内地民间摄影的情况,也参加他们的沙龙聚会,了解香港摄影的现状。他们同摄影评论家曾家杰先生进行了一次较为深入的探讨,都认为互相之间一方面要加强了解、互相学习;另一方面要保持自己的风格,向个性化方向发展。

广场记忆(1984年)  周耀东 摄


  “5个1”展览是厦大几位影友一次集中的释放,也使这一群体见知于社会,后来有人干脆以“5个1”来指称“厦大影友”这一活跃于八十年代前中期的中国民间摄影群体。

  上世纪八十年代,这种生命交辉的摄影创作经历,如是,亦成就了始终可感念的友谊。过去三十年,仍让人怀念。相比于“首次境外亮相”这样的骄傲,那种人与人之间的相惜,更是让人温暖。

(参考资料:陈勇鹏《上世纪80年代,厦大兴起了一股摄影热潮》)

航标(1986年)  李世雄 摄



■ 栏目主持/Presenter


李世雄

世界华人摄影学会执行委员

世界闽籍摄影家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摄影家协会艺术专委会委员

福建省城市摄影协会主席

福建省摄影行业协会副会长

福建省艺术摄影学会副主席

任教于厦门大学传播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