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影像拾遗

2019-7-19 16:03/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286/ 评论: 0/原作者: 唐希

《描写台江路》是赵肃芳在《闽星日报》任摄影工作时拍下的深刻反映当时福州社会百态的照片。  唐希 提供


  相片进入寻常百姓家,是在清代末年。摄影术进入寻常百姓家,则是在民国初年。但在福州有一个家庭是例外的,摄影术在晚清便出现在家族的内部,那就是衣锦坊的欧阳家族。这是因为欧阳家族在清末成功地经营了屈臣氏西药房、新太记百货商行和德记水果行等家族企业。

  在来华英国商人连尼的影响下,店主欧阳瑸(字寿荪)有了一架八英寸底片的木质照相机。1882年,欧阳瑸22岁,当年他亲手拍摄的母亲陈香妹的照片至今还为欧阳家族后人所保存。照片上的陈老夫人身穿清代诰命夫人的“补服”,颈佩“朝珠”,坐在宽大的座椅上,脚踏欧式花纹的毛地毯,正面对着镜头,安详慈善。这是关于福州本土人士家族摄影术的最早记载。到了20世纪40年代,欧阳家族出了优秀的摄影家欧阳璋,他拍摄了大量的本土照片传世。

  20世纪20年代初,福州出现了最早的业余摄影爱好者,他们是一群不以摄影为谋生手段、空闲之时端着相机活跃在福州城乡拍摄风景和人像的人。

  根据老摄影家回忆,最早的业余摄影家是郭白阳。1927年底,郭白阳、姚岱梁、何尔赓三人发起成立了福州摄影学研究会,后改名为福州影社,社址设在福州杨桥巷31号郭白阳家里,曾筹办过摄影展览。

光摄影社等拍摄的福建各地风景照片出现在华辰2015年春季影像拍卖会中,图为鼓山喝水岩景区。


  郭白阳出生在黄巷的郭氏家族,因其祖辈郭柏心、郭柏荫、郭柏蔚、郭柏苍、郭柏芗五兄弟皆中举人,其中郭柏荫还考取进士,故有“五子登科”之称。而郭白阳便是著名学者郭柏苍的后代。著作等身的郭柏苍撰写过《竹间十日谈》《闽产录异》《乌石山志》等多部乡土著作,其中的《竹间十日谈》以笔记体散文的手法记录了福州往事,至今还是文史研究者常常引用的清末资料。

  郭白阳继承了祖辈的文化天赋,从“聚书”到“钞书”再“著述”。以相似于乃祖柏苍的笔法和体例做“闽人辑闽事”的文章。记录了闽地轶闻、物产、俗语,将清末民初的福州往事尽收笔底,完成了《竹间续话》和《鼓山揽胜集》两部书稿。他的摄影活动以风光摄影为主,镜头关注的是福州的山川人家,可惜至今未查到其确实的署名作品。在福建省档案馆的“公务员履历表”上,我看到了郭白阳的肖像照:长型的脸上戴着圆型的大眼镜,身穿立领汉装透出一身儒雅气。毕业于福建公立外国语专门学校的他,20世纪20年代以后在福建省建设厅任科员等职,月领80元工资,住在三坊七巷的杨桥巷62号,与妻子吴佩蘅生有二子三女。食人间烟火的他用一枚极有品位的寿山石私章,展示着他书香门第的文化底蕴。

  福州城内东牙巷在民国初年开设过“华芳”照相馆,我收藏有华芳在鼓山拍摄的人物风景照。华芳照相馆从民国至公私合营期间都在鼓山风景区的灵源洞设分部,为游客拍摄纪念照,公私合营后搬到八一七北路276号。而家住东牙巷52号的何敏先是福州师范高中师范本科的毕业生,出生于1912年,先后在河南、福州、福安等地从事教育行政工作,也曾在民众教育馆任干事和艺术部主任,还兼任过《中央日报》《东南日报》等报社的特约记者。清瘦又有一副大耳朵的他注定劳碌。上世纪30年代初他利用寒暑假,穿着草鞋徒步行走在名山大川之中,足迹遍布福建省的所有县区,编著了《福建纵横》《走遍林森县(今闽侯县)》《鼓山导游》《环游台湾》等书。今天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还能找到1946年由福建教育图书出版社出版的《福建纵横》一书,32开本,粉红色的福建地图上叠印着闽山闽水图片、书名和目录,开篇作品便是《徒步踏遍闽南三千里》,看标题便知口气不小。附有作者手绘“福州市区详图”的古旧书因有作者的毛笔题赠:“发文学长指正,弟何敏先赠”,售价高达1300元。

欧阳修后裔欧阳恭如的夫人陈氏于1882年前后拍下的诰命夫人照。  唐希 提供


  何敏先将在庐山、黄山拍回来的照片洗印成“小照”,在福州的“左海书店”寄售。看来,何先生是闽省以此方式出售作品的第一人。他必有摄影作品存世,但未能一一核实,而他的游记散文《八游鼓山印象记》是记录近代人独具探险精神又言之有物的好文章,今人在《鼓山艺文志》中可以读到它。

  在我收集的老照片资料中,有一幅高8厘米长13.4厘米的照片。从远处山形的天际轮廓线上分析,该照片拍摄于当年的公共体育场,即今天的五一广场。画面上是无数的青年男生穿着短裤,套着长袜表演团体操,不远处可以看到数千名的观众和体育场上的栏杆,足球门,榕树。该照片理应是20世纪30年代运动会的开幕式,而作者身份不明。

  为了解开这个谜,我专程拜访了老摄影家赵肃芳先生。赵老听我介绍之后一口认定它是1935年,福建省中学生运动会开幕式照片。他说,拍摄这次运动会的只有两个人:英华中学的学生林朝祥和当时还在福州一中就读的赵老本人。赵老使用120木质方合子照相机,林朝祥使用116柯达照相机。这张116规格的照相机应是林朝祥拍摄的。

1920年代,华芳照相馆在鼓山灵源洞为游客拍摄的纪念照。 徐希景 收藏


  正是这次运动会,作为中学生的赵肃芳拍摄的两幅照片在《福建民报》上发表。不久,林朝祥拍摄的“双十”节献飞机典礼的照片也在《福建民报》上发表。他们都算是福建新闻史上最早的新闻照片。

  后来,赵肃芳成了《东南日报》和胡文虎《星闽日报》的专业摄影记者,也是福建省第一位摄影记者。在抗日战争期间,为宣传抗日、反对内战办展览、编画刊、拍照片,终身与影像结缘,是我们这一代摄影家的师辈人物。

  林朝祥于1935年用116柯达摺合式照相机拍摄的《闽江》风光照,在澳洲国际沙龙影赛上获得金牌,成为闽省在国际影赛上获金牌的第一人。后来他曾在福州市立初级商业职业学校任教。

  1936年,赵肃芳,林朝祥、刘广京三位中学生,发起组织了水光艺术摄影社,成为福建省中学生业余摄影爱好者的第一个摄影组织,水光摄影社等拍摄的福建各地风景照片出现在“华辰2015年春季影像拍卖会”上。刘广京出生在光禄坊刘家,是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专门研究中国清代史。

  赵老和林老均长寿,跨世纪之后才终止了他们所钟爱的影像生涯,离开人间。摄影前辈们大量的作品没有躲过动乱岁月,在天灾与人祸中消亡了。但是也有一些作品侥幸逃过劫难,留在民间书橱里,藏在档案图册文件中,只是在著作权被漠视的年代,大部分作品没有标明作者和作品出处,有待进一步证实,这给我们的考据带来了困难。

  最具轰动效应的“明星照”发生在南街的明星照相馆,即后来的南街安民巷口的群众照相馆。早在20世纪20年代在长乐培元中学就读的福州青年学生郑义星等人在学校向美国教师学习摄影。当年,柯达公司生产的铁皮摺合式相机配120胶卷,每卷可拍8张照片十分流行,学生们用它拍风光、人像和全家福。

1930年代,明星照相馆拍摄的人像。  徐希景 收藏


  1934年,郑义星回到福州开设明星照相馆,热衷于为文艺界人士拍摄肖像。1935年莆田籍福州商人潘有声在上海礼和洋行任职,从事大宗的纸品贸易,由于他擅经商长交际,因此结识了不少电影界、新闻界的朋友,进而认识了当年的电影明星胡蝶。经过长达6年的恋爱后他俩结婚了。1936年元宵节过后3天,这对新婚夫妇乘太古公司新疆号轮船返乡探亲时途经福州。此时胡蝶主演的电影《兄弟行》《劫后桃花》正在上映,他们在福州的活动和行踪被新闻媒体所追捧。这位有着“电影皇后”美誉的电影明星,住在仓山槐荫路许世梁的家中,她在福州表现得异常谦和,还学着福州方言说简单的礼节性语言并模仿福州女性自称“奴”。她上过鼓山,观赏了万寿桥夜色,领略过福州温泉,品尝了闽菜和茉莉花茶,在交际场合保持着低调。

  在时任教育厅长郑贞文举办的欢迎宴上,应明星照相馆郑义星的邀请,胡蝶夫妇俩在乌山西麓的乌山图书馆花园里拍照。那时节,正值福州腊梅盛开,梅花丛中电影明星的风采和她让人醉心的著名双酒窝在镜头前一一得以展现。郑义星使用了当年还算稀有的卷筒纸将明星照放大制作成巨幅照片。与本人相差无几的照片长时间陈列在南街明星照相馆的橱窗中,一时间南街水泄不通,观者如潮。此举,让明星照相馆名副其实,传为福州影坛佳话。

公私合营期间的华芳照相馆照片袋。  徐希景 收藏


1935年,福建省中学生运动会开幕式现场。  唐希 收藏





■ 栏目主持/Presenter


唐希

  1947年9月5日生于福州。历任《榕树》编辑部主任,《家园》杂志副社长、副主编、执行主编,《闽都文化》杂志执行副主编。福州文学编辑部主任,闽都文化研究院首任法人代表。2000年获福州市委市政府“十佳新闻编辑”称号,高级美术师职称,2007年退休。在职期间,兼任福州作家协会副主席,福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等社会职务。曾任民主同盟福州市委会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现为福州市政协文史研究员,闽都文化研究会研究员。同时涉足文学艺术、摄影艺术、书刊设计艺术的创作研究,以及地方文史研究与传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