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从宜华照相馆管窥福州照相业发展

2019-11-18 16:20/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63/ 评论: 0/原作者: 徐希景

1940年代后期至1950年代初宜华照相馆拍摄的人像



  1949年以前,“宜华”照相馆与上海照相馆、会英照相馆(后改名艺光)、时代照相馆、华大照相馆是福州规模最大的5家照相馆,它的发展历程可以折射出福州照相业的发展历程。

  “宜华”照相馆所处的中平路河墘街,旧称南台洲边街,这里靠近码头,地理位置优越,南来北往的商品在这里交易,茶楼酒肆林立,花街柳巷云集,清末至民国时期,是福州的“十里洋场”。查阅福州市档案馆保留的福州照相业档案,20世纪前半叶,这条不长的街道上聚集着“宜华”“心心”“华洋”“开明”“美华”“新潮”“影星”“小美”等十多家照相馆,足见当年的繁华。

约1920年前后,福州城内“庐山轩”拍摄的人像  裘季铭 收藏


  宜华照相馆是福州照相馆业的鼻祖——“庐山轩”出师的学徒创立的。据福州聚春园集团网站介绍,“宜华照相馆,原址位于福州南台洲边街,1935年由仓山“庐山照相馆”学艺出师的杨连馨、游学美、马锡源三人合股开设。”但是从笔者和其他藏家手上收藏的早期宜华照相馆拍摄的照片分析,照片的衬纸风格是1920年前后。凭此分析,应该是1935年左右搬到这栋房子。1912年,孙中山先生到福州广东会馆时,留下一张合影,衬纸上写着“宜华公司”,地址是福州南台后洋里,是不是“宜华”照相馆前身,还有待考证。“宜华”照相馆原来名称为“宜华写真馆(E.Wha)”。笔者结合宜华照相馆与同时期其他照相馆所拍摄的照片,介绍一下福州照相馆业的发展。

约1920年前后,“宜华写真馆”拍摄的人像  裘季铭 收藏


1920年代后期宜华照相馆拍摄的《持礼帽的男子》,照片卡纸比较简洁。


  1920年代之后,福州迎来了开办照相馆的第一个高峰期,比较著名的有镜中天(南街黄巷)、吉星(仓山梅坞顶)、明星(南街安民巷口)、会英(南街总督口)、林瑞记(仓山梅坞顶)等。这一时期所拍摄的照片有大量留存下来,与同时期全国各地照相馆所拍摄的照片风格都很接近。民国肇基以来,西风东渐日盛,照相馆背景都换上布景公司绘制的田园风光、乡村小景,或者是欧式建筑内景、西洋风格的园林景观,道具以欧式立体栏杆台柱、茶几、罗马柱为主,为了与整体风格协调,座椅也从原来的太师椅、官帽椅换成了西洋风格的靠背椅、西式沙发。或坐或立或倚的人物基本都是全身像,重视背景和道具的应用,它们都比较完整地出现在画面上,以凸显田园景观或欧式生活环境中的人物,并衬之以时令盆花或洋犬道具。这些照片进入没有机会出洋,又崇尚外洋、追求时尚的人们对西方生活的想象与期待的视野。而有些照相馆则是西式背景、欧式栏杆台柱和中式案几等道具混杂使用,时代特征鲜明。

  1930年代中后期,随着民族资本主义的兴起和近代化工业的发展,照相馆背景、道具和衬纸的生产日益国产化。这一时期时兴美术照相,照片上没有了繁复的道具和背景,而是直接用单色的背景,人物成为画面表现的主体。从侧面反应出随着民族自信心日益增强,进入了追求个性解放、个性张扬的时代。当时流行印有时代特色的“美术图案”的照片衬纸,这种“美术图案”受到法国兴起的Art Deco艺术风格影响,即“反对古典主义单纯手工艺的倾向,主张机械化的美,大量使用直线、对成样式的几何图形。”照相馆的布景和照片衬纸中采用的Art Deco艺术风格的几何图形成为一种流行时尚。从1920年代开始,上海、北京等城市开始采用灯光照明,注重人物的布光,而福州虽然早在1911年就有了电灯照明,但是灯光照明在福州照相馆中的运用直到1937年后才引入,明显落后于这些城市。
据有关资料显示,福州第一次沦陷期间,宜华照相馆曾一度停业,1943年重新开张营业。1944年福州第二次沦陷期间,宜华照相馆的营业情况尚待考证,而同时期的会英、东南、华大等照相馆老板带着部分职工迁往南平、永安等山区开设照相馆,大部分照相馆选择关门大吉。1945年福州二度收复后,各个照相馆重新开张,并迎来了福州照相业发展的第二次高峰。

1930年代中后期流行的美术图案照片衬纸,衬纸折叠后可以支起照片放在桌面上。


1938年宜华照相馆拍摄的人像。


  抗战胜利后,很快又陷入国共内战,生产秩序未能恢复,物资同样紧缺,大尺寸的照片比较少,相反,为了节省相纸,还出现了1寸宽、3寸长的窄条形全身像。根据现有收藏照片和史料分析,福州除了少数照相馆推出采用灯光照明的日夜照相外,大部分照相馆为了降低成本,仍然采用玻璃顶棚的日光照明。

  2014年8月20日,笔者在林建勇先生的介绍下,邀约了特级摄影师王则松老先生进行访谈。王则松生于1935年,1948年他13岁时到宜华照相馆当学徒,学徒5年期满后就留在照相馆当师傅,主要负责早期照相馆中技术性最强的部分——后期整修,1956年公私合营时王则松曾是宜华照相馆领导小组成员之一,不久就调到刚成立的福州旅社摄影部当摄影师直至退休。

1940年代,宜华照相馆所拍摄的结婚照。


1940年代后期至1950年代初宜华照相馆拍摄的人像,人物神情生动,不象早期照片那样死板。


  王则松老师傅记忆中的宜华照相馆的格局是这样的:一层大厅两侧的房子基本空置,主要作为老板的几个子女读书写字的地方,大厅两侧房子外悬挂十多张民国政要的24寸照片,制作极其精美,跟现在一些影楼悬挂的样片是其他专业公司所拍摄提供的做法相类似,这十张照片应该是上海或其他地方的照相馆拍摄的,还有一张万寿桥的60寸照片,是宜华自己拍摄的,光线、层次都很好,可惜毁于文革。大厅后半部分是冲洗、放大相片的暗房,存放原材料、药品的仓库。大厅后中间楼梯上2层是取相处和收银台,在旁边的房间里剪裁销售相纸等材料。三层是摄影室,沿街那一面是小的摄影室,拍摄证件照、老人照等,后面是大摄影室,可以拍摄多人合影和集体照。摄影室都是用自然光拍摄,没有用灯光,屋顶是玻璃天窗,约8米宽,10米长,用马口铁和木框把小片玻璃连接一起,成拱形,再用白布做可活动天幕遮盖天窗,调整光线强弱。

抗战后至1950年代初,照片装饰风格改为直接在照片四周压上方框凸纹,并用钢印在照片下角轧上馆名。


  王老先生说起宜华照相馆三项特色经营:一是销售相纸等照相材料,从代理人手上买到大盒包装的胶片分装后出售,或者把大盒相纸裁切分装后出售,福州的其他照相馆都到宜华购买,赚了很多钱。笔者曾收集到一个照片袋,正面印着宜华照相馆馆名,背面是阿克发相纸的广告,说明宜华照相馆曾代理经营阿克发照相材料;二是古代戏剧装照片的拍摄,宜华向戏服厂定制了很多古代戏剧装,并从剧团请到一个戏装的化妆师,闽侯人林子屏,这个化妆师耳聋,但是他能根据不同的戏服进行化妆。笔者收藏的公私合营期间的宜华照相馆的照片袋上还印着这项特色服务“特设戏装礼服优待顾客化妆”。普通的1寸照片拍摄一张3毛钱,但是穿戏装价格翻了一倍,是6毛钱一张,2-3人经常是2-3寸照片,5-6人是4寸照片,价格都是普通照片的一倍。1950年代初,与宜华同等规模的只有南街的“会英照相馆”(1954年改名为艺光照相馆)。由于宜华的摄影棚大,背景多,顾客很喜欢到宜华拍摄戏剧装;三是老人像。宜华的老人像拍摄专业,后期修像精致,放大后装框,价格不菲。在公私合营期间的宜华照相馆纸袋上印着其业务范围有“艺术人像、外拍团体、特设戏装、结婚礼服、优待化妆、翻拍文件、冲晒放大、美术油彩、各种美术贺年图片”。当时,照相馆普遍用盆栽作为道具,宜华照相馆旁边有一个小花园,白天,照相馆的学徒要把十几个盆栽搬到照相馆作为摆设和道具,收工后,又把盆栽搬回小花园,保证盆栽新鲜。这也是照相馆的学徒工在第一年打杂时的任务之一。

1940年代,宜华照相馆所拍摄的戏装水彩上色照


1951年,福州工商联筹备会台江区分会成立,照片拍摄于宜华照相馆


  1950-1951年,福州市工商业联合会照相业同业公会对会员商号定级,同时期的79家照相馆按照级别高低分为5级(1956年公私合营后增加到6级),上海照相馆(资产总额5000万元)、会英照相馆(8200万元)、时代照相馆(5270万元)、高尚照相馆(2600万元)为一级,华南(约2100万元,1951年关闭)、华大(4500万元)、宜华(7000万元)、月宫(1800万元)、东南(4260万元)5家照相馆为二级。定为一级、二级的照相馆社会知名度高、规模面积大、设备完善、技术力量雄厚。级别越高,同样尺寸照片收费越贵。在这些照相馆中,同等规模的只有会英照相馆和宜华照相馆这2家。在同业公会记录的1952年6月的职工工资册中,只有宜华照相馆、东南照相馆主要师傅的工资达到二百斤大米以上,其他照相馆的员工工资从几十斤到一百多斤大米不等(照相馆包吃住)。说明宜华照相馆是同行中的翘楚,丰厚的利润,才能支付给员工比同行高的工资。

  1956年公私合营后,宜华照相馆变为国有商业网点,原经理王馀传的照相馆以设备折价参股,每月以工资方式付给利息,王馀传名为资方代表,实则与一般员工无异,没有管理权,按月领取利息(工资),由台江区照相馆委派的公方代表任宜华照相馆主任。公私合营后,所有经营收入上交饮食服务公司,员工领取工资,当时所有员工的工资收入差别不大。照相馆主任管理日常事务,向上一级报告添置设备和维修等事宜。

宜华照相馆的照片袋,印着其业务范围。


宜华照相馆照片袋,正面印着馆名,背面是阿克发相纸的广告,说明宜华照相馆曾代理经营阿克发照相材料。


1964年,陈福坤先生一家在宜华照相馆门口的家庭合影照。


  公私合营后,福州所有的照相馆与上述宜华照相馆的状况一样,失去了自己的经营特色,传统的照相馆时代也画上了句号。“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古代戏剧装被红卫兵当作封、资、修的产物焚毁。为适应当时政治宣传需要,照相馆大量生产宣传图片,而照相业务部逐渐萎缩,宜华照相馆名为照相馆实为图片社。文化大革命后期,宜华照相馆又变成举办学习班的场所以及被审查人员的居住地。1969年宜华照相馆歇业,场所改为职工宿舍。” 

  对于文革期间的照相馆经营情况,笔者采访了在此期间从仓山月宫照相馆调到宜华照相馆,并一度住在这里的郑子渔老师傅,他的回忆与上述类似,文革期间需要大量洗印宣传照片,由于宜华照相馆空间大,方便晾干照片,就主要作为洗印的图片社,没有拍照片了。
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曾经扮演重要角色的照相馆,如今逐渐淡出现代人的视野,希望拙文与图片能给逝去的照相馆时代留下一丝历史痕迹。


(文中图片除署名外,其余均为作者收藏或拍摄)




■ 栏目主持/Presenter


徐希景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导

福建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福建省摄影家协会理论教育委员会主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