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我与影像 查看内容

潘朝阳:南极之恋

2019-5-6 09:55/ 发布者: fzhxsy/ 查看: 59/ 评论: 0/原作者: 摄影/撰文 潘朝阳

挺进南极  潘朝阳 摄


世界尽头  潘朝阳 摄


远方来客  潘朝阳 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南极是极其遥远、神秘、可望而不可及的。第一次走进南极的我,心情同样是期待而忐忑的。从我决定要去南极的那一刻起,这种期待感就越来越紧迫,同时也有所紧张,倒不是因为南极而紧张,而是担心中途有变,到不了南极。这种紧张感,一直到我登上赴南极的邮轮“钻石号”的那一刻,才得以缓解。

  能登上“钻石号”向南极行进的人,都是幸运的。2018年11月的南极之行,共有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的187名探险者,其中华人仅18人。看到这数字,让人恍然生出“十八学士登瀛洲”的感觉。

  中国人去南极与“老外”有太多的不同,因为中国人去的大多数是摄影家,去的目的是摄影,去创作,极少数是去度假的。而“老外”则刚好相反,大多数是去度假,有求婚的、订婚的、纪念钻石婚的,有去过周年庆的,甚至纯属旅行发呆的。也许这正是中国人活得累,而“老外”们大多数秉承的是西方打工三天度假两天的生活观念所致。

  挺进南极的10天行程中,要经过德雷克海峡风浪的洗礼,去时风浪不大,大家都还可以忍受,返程时浪高10多米,从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吃午餐,就可见一斑,风浪确实也吓了很多人。

  我们每天都在行进,天气好,就以冲锋舟登岛,或巡游。当然探险不是我的任务,我的任务就是摄影,拍摄我的所见所闻,拍摄我的人生经历。南极的天气时而风平浪静、阳光明媚,时而雨急雪飘、白茫茫一片。对于摄影家来说,“变脸”迅速的天气正是求之不得的。因为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有差异、有张力,才能有表现南极气候多变、环境极端的作品。

童话世界  潘朝阳 摄


破冰之旅  潘朝阳 摄


生息家园  潘朝阳 摄


企鹅王国  潘朝阳 摄


  越靠近南极,你越能感觉到它的洁净。没有污染、清澈见底的海水,常见企鹅成群结队游嬉其中。这里是唯一公约人类不能伤害动物的地方,公约人类不能带走任何东西也不能留下任何东西的地方。每个人来到这里都变得友善、文明而富有爱心。

  此时,我突然想到一个词: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人类只剩下这一片伊甸园。

  10天的南极巡行,让我饱览南极纯净的世界,美丽的自然风光。让人慨叹:在洁白的世界里,人类显得那样的渺小,自然界是那样的伟大。

  10天时间感觉是一晃而过的,当我还在细细品味南极之美时,我们的行程就将结束了。也许是苍天特别眷顾我们摄影人,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南极再一次以阳光、晚霞、落日余晖给了摄影家们最后的冲动和满足。

  带着满满的收获,踏上回国的班机,我不禁感慨:南极是摄影人热恋的地方,南极是摄影家一生必拍的地方。临冰雪寒风,爱你如生命!他日,我还将远行,拍摄我镜中的南极。

南极之恋  潘朝阳 摄


为爱高歌  潘朝阳 摄


替补队员  潘朝阳 摄


红与黑  潘朝阳 摄


悠然寄一丘  潘朝阳 摄


冰川时代  潘朝阳 摄


初次见面  潘朝阳 摄


万古冰峰  潘朝阳 摄


红色南极  潘朝阳 摄


登峰造极  潘朝阳 摄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潘朝阳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摄影家协会主席。

1999年荣获第四届中国摄影金像奖,

2001年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德艺双馨”会员荣誉称号,

2006年荣获中国摄影家协会成立50周年特别贡献奖。






上一篇:王琛:飞越丝路下一篇:匠人群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