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企业家之眼 查看内容

吴呈林 走遍千山万水 记录世界之美

2022-7-6 14:31/ 发布者: fzhxsy/ 查看: 1357/ 评论: 0

  成功的企业家,亦可能是优秀的摄影师。他们不但为当地乃至中国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而且将企业中所获得的成功经验带到了摄影文化的推广上,并且身体力行地在努力。《 海峡摄影 》携手企业家摄影协会( 深圳 ),推出“企业家之眼”栏目,为您品读那些融入到摄影作品之中人生感悟。


■ 本期主持嘉宾 潘朝阳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摄影家协会主席

■ 本期访谈嘉宾 吴呈林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企业家摄影协会(深圳)理事


吴呈林

浙江省乐清市人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

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 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企业家摄影协会(深圳)理事 广东省摄影家协会2019年度“优秀志愿者”

多组摄影作品在2019、2021大理国际影会、2019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及2017、2019、2021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及2019、2020、2021深圳国际摄影大展平行展专题展出。

摄影艺文作品集《地球角落》由中国摄影出版社、雅昌文化(集团)共同发行。

《吴呈林:行摄北纬30度》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网“会员佳作”栏目刊出。《七彩人生》组照入选28届国展。


  潘朝阳:您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上摄影的?摄影改变了您生活的哪些方面?


  吴呈林:我的摄影梦从青年时期就开始了。上世纪80年代,当时我是一名高中物理老师,学校的实验室配备有几台135胶片相机,让我有机会较早地接触相机,喜欢上摄影。到了上世纪90年代,在国家鼓励学校勤工俭学办企业的政策下,我的工作岗位有所调整,且更加忙碌,摄影也很遗憾地中断了。


  进入新世纪,我开始学习用数码相机拍摄,记录生活中的点滴。退休后,有了更多的时间,让拍摄的内容和题材都更加丰富多元。摄影带给我很多快乐,也让我因此喜欢上旅游。周游世界并拍下一路的见闻,这件事非常有意思,而且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摄影改变我的,首先是出行习惯。以前出门我都急匆匆的,能开车就不走路。摄影让我开始爱上慢行,懂得享受过程。同时摄影也增强了我的观察和感知能力。取景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观察,镜头越来越像我的第三只眼睛,让人的感官更加细致立体。


斯里兰卡大象孤儿院,世界上第一家大象孤儿院,主要是收养无家可归的、

落入陷阱受重伤、脱离群体迷途、因战火负伤及患病的幼象  吴呈林摄于2014年1月


瑞士阿尔卑斯雪山  吴呈林摄于2015年11月


纳米比亚,非洲原始部落辛巴族红泥人母女  吴呈林摄于2017年10月


印尼巴布亚原始部落。一年一度的巴列姆山谷节,既是各部族之间的盛大庆典,

同时也召唤后辈传承古老文化,重演“部落战争”。  吴呈林摄于2017年8月


  潘朝阳:您的摄影风格多变,既有《行摄一带一路》的写实,亦有《七彩霓裳》的写意,您是如何在不同摄影类型之间驾驭自如的?


  吴呈林:最近七八年,我的摄影创作以“一带一路”沿线城市和国家拍摄为主。通过摄影的视角去了解当地风土人情,记录当地的文化遗产、自然风光和平凡的大众生活。《七彩霓裳》是我近几年新的拍摄题材。我偶然关注到深圳大浪时尚小镇,这里汇聚了数百家时尚企业,每年多场设计赛和时装秀充满了商业活力。所以我开始去各种时装秀并拍摄,作品《七彩人生》入选28届国展。


  对于写实和写意摄影,我不会在拍摄的时候明确区分归类。纪实摄影也饱含着拍摄当下的情绪和意图,写意摄影也是对真实世界的记录。不过写意摄影的后期可发挥空间更大,我会注意关注和展现主题,不要过于天马行空,避免随便拍拍让人不知所云。

  

  潘朝阳:欣赏您的作品,会让人产生“身未动,心已远”的感觉。去到一个陌生地方拍摄,你会提前做好那些“功课”?


  吴呈林:虽然很多时候出去拍摄都是跟团,有导游和带队老师一起,但作为拍摄者,必须自己提前了解当地的人文历史、生活风俗、自然景观,便于理解目的地的特点和拍摄的重点。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从书本或网络收获的知识和亲历的感受获得统一的时候,会对目的地和被拍摄对象产生一种隐隐熟悉的感觉,仿佛老朋友般亲切。但有时候别人的评价和自己的感受又是对立的,这时候内心的认知有一点冲突感,但可能会让创作变得更有趣。


不丹、戒楚节,是不丹最著名、最盛大的节日,是颂扬不丹佛教圣僧莲花生的节日  吴呈林摄于2018年3月


印度瓦拉纳西,恒河夜祭是印度教徒为了感谢湿婆神和恒河给与的恩惠,

而举办的一场仪式,如今已持续了几千年  吴呈林摄于2018年3月


意大利罗马,街头自由音乐人  吴呈林摄于2015年11月


孟加拉吉大港海边小渔村一个晒鱼场  吴呈林摄于2018年1月


  潘朝阳:您喜欢周游世界拍摄,在您走过的这么多国家之中,最让您印象深刻的一次拍摄体验是什么?


  吴呈林:行摄的旅途有很多令人感动的人和事,但说到印象最深刻,我会想到2017年8月第一次跟杨惠光老师去印度尼西亚。我们都知道印尼是一个典型的岛国,有大约17000个岛屿。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岛屿地区之间只能乘飞机往返,但不是所有岛屿都通直航。我们从广州飞印尼首都雅加达,在雅加达、马辰、巴东之间辗转,后又飞去巴布亚瓦梅纳城,进入达尼部落,再回到雅加达,返回广州。八天时间乘了十一次飞机,非常奔波。


  印尼的达尼人原始部落,历史上是食人族部落,在当地拍摄需要小心翼翼,晚上不敢出去,卫生条件也很差……摄影真是不容易。别人出去旅游是休闲度假,而摄影人常常就是早出拍日落、晚归追星辰。但这些对摄影人来说又是很正常的,为了拍到满意的作品,折腾点值得。


  周游世界就是这样,有惊吓也有惊喜,有艰辛也有幸福。


越南芽庄渔港  吴呈林摄于2018年4月


中国福建福鼎,清明节前后,当地茶农采摘自家茶园新鲜茶叶,在集市上交易  吴呈林摄于2018年3月


中国内蒙古锡林浩特,赶牛牛车的兄弟俩。勒勒车,古称辘轳车、罗罗车、牛牛车等,

是中国北方草原上蒙古族使用的古老交通运输工具。  吴呈林摄于2019年1月


埃及金字塔前的游客驼队  吴呈林摄于2019年2月


  潘朝阳:人文摄影是您近年来重点拍摄方向,您是怎么理解摄影大师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理论?他对您的摄影创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吴呈林:摄影大师布列松在他的摄影论著《思想的眼睛》书中说:“在所有的表现方法中,摄影是唯一可以凝固特定瞬间的。”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理论,主要针对纪实摄影的,不论人文纪实还是风光纪实,不同的瞬间,光影、人物表情都会发生微小的变化。我的新书《地球角落》,由中国摄影出版社、雅昌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企业家摄影协会(深圳)共同出版,拍摄的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人文纪实摄影,很多画面场景都有瞬间性。


  我很认同台湾《摄影天地》朱健炫先生对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理论提出的注释:“所谓决定性瞬间,就是事件进行中,恰好有一个瞬间,所有元素(人、地、物)均各得其所,并同时展现出特定内涵和意义”。就是说,我们所追求的“决定性瞬间”应该是完美的、恰到好处的。但是,这种“完美”往往又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会经常对着一张照片感叹“如果那个人的脸再转过来一点就好了”、“如果光再往旁边挪就更好了”,摄影师多少次的快门,才能换来一个决定性瞬间。所以,决定性瞬间和摄影师的关系很微妙,摄影师渴求那样一个客观上的完美瞬间,但同时,“决定性瞬间”也需要摄影师来创造。当我想通这一点,不再苛求那个完美时点,反而更能抓住想要的瞬间,也渐渐地摸索出自己的纪实摄影经验了。


土楼龙舞  吴呈林2020年7月摄于中国福建省漳州市南靖


中国台湾金门迎城隍,为庆祝浯岛邑主城隍迁治339周年,两岸来金共享盛举。

最传统精彩的闽南民间特色艺阵——摔老爷表演。  吴呈林摄于2019年5月


朝鲜妙香山,大雪过后  吴呈林摄于2019年12月


黑山共和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杜米托尔国家公园   吴呈林摄于2019年7月


  潘朝阳:您的“行摄北纬30度”专题,拍摄的是黄山,有道是“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拍摄的心得体会吗?未来,会不会将“行摄北纬30度”专题继续拍下去?


  吴呈林:2021年12月21日,我在一个摄友微信群看到说黄山24-27日将降大雪,当下就买了机票决定去黄山拍摄。幸运的是,果然遇上了当年冬季的黄山第一场雪。大雪纷飞中,我们一行人各自扛着厚重的摄影器材,小心翼翼走在山中雪道上。山上气温很低,但我完全被满山的雪景吸引。眼前仿佛是一面动态的巨幅山水画,行摄者宛入仙境,根本注意不到负重登山和寒冷气温带来的身体疲劳。黄山就是有这种魔力。


  这也是我第一次登上黄山,我在山上住了两晚,完成了“黄山冬摄,行摄北纬30度”的创作。这组作品有幸得到了中国摄影家协会网、中摄协文化传媒、搜狐摄影、中国国家公园网、中国网图片中心、摄影关注网等传媒的刊登和转发。


  “行摄北纬30度”确实可以作为一个长期的摄影专题进行下去。北纬30度是地球的人类文明和自然景观胜地,贯穿四大文明古国,地貌纷繁多样。黄山就处在这个地带,我的黄山作品也因此取名。其实我之前还去过珠峰大本营,也拍摄过埃及的吉萨金字塔,都在北纬30度地带。未来我将探索更多的北纬30度自然和人文风光,比如国内的成都平原、钱塘江,国外的玛雅文明等。而且黄山也值得在不同的季节去更多次,真是令人期待。

 

缅甸蒲甘,大佛寺点灯节,点亮9000多盏灯。据说大佛寺有着2500年历史,与佛祖释迦牟尼同时代。  吴呈林摄于2019年10月


波黑塞族共和国首都萨拉热窝,老年人在街角玩象棋,脑力体力结合运动  吴呈林摄于2019年7月


愉悦  吴呈林2020年9月摄于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


  潘朝阳:作为行业内资深的摄影师,您对当下那些向往“诗与远方”的年轻摄影师有什么意见和忠告吗?


  吴呈林:忠告谈不上,分享我个人的感悟吧:“诗与远方”的背后永远是“负重前行”——别的先不谈,光说摄影人的行囊就真的很重。一张张摄影作品背后,都有付出和坚守,趁年轻多出发吧。


  年轻人是创新的一代,他们更喜欢彰显个性、迅速形成自己的风格。我女儿爱开玩笑说我是“中国大爷”,走到哪里都扛着很重的相机包,摄影风格也偏传统。她经常分享网络上一些年轻化的摄影作品给我,有些可能是手机片,都蛮好的。不过,在这个任何东西可“快消”的时代,个人风格鲜明固然重要,但还是要多尝试多创作,避免将摄影经验固定成为套路,最后套住了自己的创作思维。多走走、多出发,每次的远行都会有收获的。





行摄北纬30度 系列  吴呈林2021年12月摄于中国黄山


渔舟晚唱  吴呈林2020年6月摄于中国深圳大鹏


高原雪域  吴呈林2020年10月摄于中国西藏昌都


日照珠峰  吴呈林2020年10月摄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671号